从日本、美国到欧盟,为何全世界都追求 2% 通膨目标?


87人参与 |分类: M生活区|时间: 2020-06-17
从日本、美国到欧盟,为何全世界都追求 2% 通膨目标?

全球经济陷入泥沼,日本誓言要将通货膨胀率推升到 2%,美国联準会利率决策也以通膨目标 2% 为基準,欧盟也致力于推升通膨达 2%。然而,各国经济发展状况不同,为什幺 大家都非常一致性的将通膨目标设在 2%,而不是 1% 或 3%?原来这是 25 年前纽西兰经济实验的成果,不知不觉就成为全球仿效的对象。

25 年前纽西兰通过央行改革

这个 2% 的故事缘起发生在纽西兰。《纽约时报》报导,1989 年原纽西兰奇异果管理局常务董事 Don Brash 坐上央行总裁位置,他上任时说了一个故事,他叔叔在 1971 年把卖果园换来的钱买了纽西兰国债,但国债到期后却发现他的财产价值被高通膨率吃掉九成。当时纽西兰已历经 20 年的高通货膨胀、低成长的经济困境。

Brash 接手之前,其前任央行总裁除了抑制通膨,也致力于推动央行的独立性,让央行设定的通膨目标与利率决策来引导施政,避免政治干预。当时纽西兰国会推动央行改革,设定央行职责,且央行总裁需为未达目标而下台。

当时劳工团体与製造业都极力反对,认为光是追求通膨目标与利率,会导致高失业率,且不民主也不够弹性。Brash 在他的回忆录写到,当时房地产开发商公开叫他公布体重,「这样他才知道需要多少绳子将他吊死。」

纽西兰 2% 成通膨标準

这项法案在立院争论很长时间,最终国会最大党领导人决定搁置争论,加上法案最有力反对者当时躺在医院里,且圣诞节将至,诸多因素对法案通过提供助益。

当时纽西兰社会对于这个法案最大的疑虑是,如果通过,通膨目标要如何设定?纽西兰政府为了说服民众央行并不赞成高通膨率,前财政部长在电视上告诉民众政府的通膨目标是 0-1%。

而新任央行总裁 Brash 与财政部长 Caygill 认为这种说法或许是一个转机,但他们觉得空间应该再大一点,就把目标调整为 0-2%,最后央行改革法案通过,也让全球央行注意到纽西兰的这项货币政策实验。

央行改革各国效仿

当时,央行仅宣布通膨目标被认为是一个激进的做法,毕竟央行长期以来被视为是一个在幕后握有权力工具的角色。而现在将央行权力设限,或许可以减少这种神秘感,但也替自己创造了另外一种神奇力量。

纽西兰让央行独立以及设定通膨目标职责成真,当时企业与劳工团体在协商薪水以及定价时,纷纷假设纽西兰通膨率为 2%,因此形成了一个薪资与物价成长缓慢的社会。

自此之后,纽西兰 7.6% 的通膨率就在 1989 年画下句点,1991 年底开始就进入 2% 的时代。Brash 就开始他的全球巡迴演说,宣传纽西兰与他的央行团队是如何成功。尔后,许多国家採取了这个方式。当时处于长期高通膨率的加拿大也在 1991 年将通膨率设定为 2%,瑞典与英国也纷纷跟进。

美国支持低通膨

而美国 1995 年开始思考是否要跟进,但内部对于通膨率设定应该要多少一直存在不同论点,一派认理想通膨率应该为零,或是非常低的 0.5-1%,理由是通膨不该成为商业决策的考量因素。

但另一派包括叶伦在内,担心宣布通膨率目标,恐怕会让联準会过度专注通膨,而忽略本该推动成长与就业率的责任。同时她认为零通货膨胀率会瘫痪经济,特别是在衰退期间,认为些微通膨率是必要的,可以作为调节机制。

她的论点是,企业在经济萧条时裁员或遇缺不补导致失业率上升,通膨可以解决这个问题,若年通膨率 2%,薪资不变下,企业付出的成本经过通膨调节反而每年节省 2%,因而降低企业裁员的机会。

此外,在 1996 年的争论中,叶伦认为通膨率愈高,央行愈可以在衰退期间,利用零利率手段刺激经济,因为你的钱放在那不动就会贬值,钱就会变成热钱,到处投资。

2% 的争议再起

因此,萧条时代维持低通膨率成为各国央行一致的目标,但迹象显示,2% 似乎不足以应付经济现状。1990 年的日本、2001 年的美国,都曾经在经济萧条时期祭出低利率刺激经济。然后来又发生 2007 年到 2009 年世界性的金融崩盘,逼得全球都开始实施低利率因应。

经济学家开始质疑,如果通膨率设定再高一点,央行是否就有更多空间可以调整利率?他们没有明确指出目标应该设定多少,但都一致表示 2% 太低了。然而,任何改变都要付出代价,调升通膨目标,不但会破坏金融市场秩序,货币价值会大跌。央行不觉得他们要为这种实验付出高昂代价。

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家 Alan Blinder 表示,过去 25 年从纽西兰的实验开始到现在,「央行已经为 2% 目标投注许多心血建立信用,如果从 2% 调整到 3%,市场要如何相信你不会再调到 4%?」学术界都认为错误就需要被改变,但在现实世界,学术看法应用在政策操作上不见得永远是对的。